7*24小时咨询热线

152-1511-6813

夜间值班客服电话15215116813

首页 船票资讯 查看详情

发现大三峡:十年探明世界最长暗河

2018-01-13 20:32:21 936 管理员

发现大三峡 地理下篇:十年探明世界最长暗河
龙桥暗河出口。 赵世龙 摄

渝东鄂西地处中国西南暴雨中心,年降雨量达1500-2000多毫米,而这些降雨多数在5、6、7三个月的雨季里降下。地底到处是阴河深洞伏流,一年的降雨中,有21%-40%不等存留在了这些地中水库,是中国地下水最丰富的地区。

据专家介绍,冬季之所以三峡出峡水量超过上游来水量,就是因为在三峡的峡江地带,有众多的暗河与地下水与长江在相互补给,冬季时,一般可计算出的暗河补水量达1000多立方米/秒,是长江旱季出峡水量的重要补充。

据《长江志》载,仅清江流域已探明的暗河有87条,其中河长大于2公里的就有58条。

根据当地不完全统计,在沐抚大峡谷大小龙门周围6平方公里范围内,200m以上的独立山峰有30余座,可见水蚀切割之甚,堪称世界之奇。


从板桥镇向东北20多公里,就是重庆奉节县兴隆天坑(又称小寨天坑)与地缝,小寨天坑被称为“天下第一坑”,1.19亿容积,明显是由地表水蚀和地 底阴河双重作用导致地面不断塌陷而成。奉节地缝目前已经探明的长度约14公里,以前被称为是中国最长的地缝。但新近发现的沐抚大峡谷云龙地缝全长20多公 里,明显抢夺了奉节地缝的这个中国第一。云龙地缝沿途分布十多处大小瀑布悬垂,美景宜人。更奇特的是,一般地缝是下窄上宽,有的是上窄下宽,而云龙河地缝 是断面呈U形,极为罕见(目前世界上只发现罗马尼亚有类似的地缝)。

 

消息一经报道,立即引起世界洞穴研究者的关注,也引发了关于中国最长地缝在重庆奉节还是在湖北恩施的争论(因为云龙地缝的长度有待最终确定,但它比 奉节地缝长是目前公认的定论)。随着近些年的旅游开发热潮,在沐抚大峡谷不仅发现了惟妙惟肖的一柱擎天阳元峰,还发现了阴元谷,具体位置就在中法联合考察 队发现的可能是中国最长的地缝—云龙河地缝一带,也在世界最长的暗河—龙桥暗河出口附近。

 

据了解,龙桥暗河是一个由地下河流浸蚀、溶蚀形成的大溶洞体系,主要是以流水的浸蚀、搬运为主。奉节兴隆的流料河从龙桥潜流到板桥麻湾复出,这个体 系称为龙桥暗河,出土后流经大庙汇太平河,顺西流汇凉水桥水后称云龙河,折向西南,有母猪沟、马料溪水来汇,经枫香坪,至两叉河,由大河汇入清江。龙桥暗 河位于奉节与恩施的边界线上,穿越奉节与恩施的地表分水岭,是一条典型的复杂多变的完整暗河系统。

 

在喀斯特地区发现像龙桥暗河这般庞大的暗河体系是十分罕见的,这需要巨量的水流的切削溶蚀。以龙桥暗河现有的水量,显然难以完成这个任务。那么,形成它的“水斧神工”,来源会不会与远古长江南流清江有关?

 


(图:十年探明的龙桥暗河内景。   万新南 供图)

暗河体系世界居首

 

1995年,中法联合探险队将位于恩施板桥镇与重庆市奉节县兴隆镇境内的龙桥暗河探测,列为重大科考课题,并进驻龙桥河畔安营扎寨,对暗河进行探险考察。随后在1997年、1999年和2001年,探险队连续3次进入龙桥暗河,探寻暗河出口,均无功而返。

 

2004年7月29日,中法探险队第五次深入龙桥暗河,经12天的艰苦探险,在暗河入口处投放颜料,运用GPS卫星定位仪和示踪试验,终于在板桥的 云龙河峡谷附近,发现了暗河出口,从而准确地测出暗河长50公里,比过去公认的世界最长暗河—地苏暗河系统(位于广西壮族自治区东安县境内)还要长10多 公里。龙桥暗河是一条典型的复杂多变的完整暗河体系,地底有多条阴河网状水系,可以说是目前中国经人工实测过的最长的暗河。这次探险确认了龙桥暗河从奉节 龙桥潜入地下后,在其以西的恩施市板桥镇大木村屯渝公路边流出地面,大致是东北向西南伏流,出口距板桥镇9公里。恩施往奉节的公路桥正从阴河洞口经过。

 

这是一条典型而复杂多变的完整暗河系统。令人惊奇的是,它竟然是一条穿越长江、清江流域间的分水岭的超过常识的地下暗河。其入口属于分水岭北坡,按 常理说,地下水和地表水应该往北面的天坑地缝和长江方向流,但龙桥暗河却执拗地向南切穿2000米高的分水岭主脉,在板桥境内流入沐抚大峡谷,与清江支流 云龙河汇合。而据记者日前深入奉节天坑底部考察,天坑底部流出的阴河走向也是由东北转向西南的,和龙桥暗河的走向完全一致,朝向也是指着分水岭南的清江沐 抚大峡谷上段。

 

这一带,拥有世界首屈一指的暗河体系,几乎到了“几步一转一天坑、一地缝、一暗河”的程度。天坑地缝所在地奉节兴隆镇当地传说,说整个镇所在区位, 就是由地底几条梁柱架起的空中地层,拥有一个几乎全部镂空的地中世界。而兴隆与利川的柏杨、利中盆地及腾龙洞群相连,地底阴河暗洞更是连成一片。

 

到2004年9月25日,中法英意美等国洞穴专家在英国伦敦召开国际洞穴研讨会。与会的中法探险队宣布:在湖北恩施板桥镇与重庆兴隆镇交界处,发现世界最长地下暗河,其出口位于清江沐抚大峡谷板桥境内。

 

10年来,龙桥暗河探险创造了多项洞穴考察之“最”:发现了与地表相通的竖井最多(据说多达108个)、主干最长、体系最复杂的地下暗河;在 2004年那次的探险考察中,法国还专门邀请了2名洞穴生物专家一起入洞探险,在暗河中发现了不少奇特变异的生物,其中12种生物至今在教科书上还没有记 载。

 

另外考察队还在板桥境内发现同属龙桥暗河体系的神奇克玛洞。据探险队队长沙克•帕切克测量,该洞位于龙桥暗河主干的左侧,是龙桥暗河的一个支洞。

 

2006年8月初,记者抵达恩施板桥镇采访时,恰好遇上自1994年立项以来,一直在奉节兴隆镇到恩施板桥镇的崇山峻岭间进行暗河考察的中法探险队,并跟随他们一起下到属于龙桥暗河体系的克玛洞中探险并拍摄图片。

 

克玛洞内几公里。该洞洞口隐藏在一处小山头下几十米的一片荆棘丛中,深不见底。洞口附近有几处古人熬硝的灶台遗迹,从这得搭梯往上4米多才能进入主 洞。然后开始一溜60度斜坡向下,中间要经过险窄处,人必须侧身、低趴才能通过。最后到达一处深深的竖井处,洞壁打上了二处崖钉,系着两条垂向深洞的登山 绳。

 

在这扔一块石头探竖井深浅,过了10多秒才听到底部回音,有70-100米高。发现了8个支洞,洞中发现了一些人类和动物的骨头,极有可能是远古人类生活与生存遗存,有待将来探明。

 

记者想沿绳下滑,没有被允许。

 

(三年后的2009年8月9日,曾和记者一起探洞的一名法国探险女队员,在用打岩钉悬垂下降到洞中绝壁30多米深处时,登山绳突然断裂,摔入龙桥暗 河百多米深的洞中悬崖下。后历千难万险,才将她的尸体找到,在恩施火化,骨灰送回法国。2010年8月9日,中法双方和她的家人,在遇难地为她举行了一个 悼念仪式,也算从此了结十年探明龙桥暗河这一科考行动。)

 

从这一直上到洞口,下降了100-120米高,洞壁均有以前长年水蚀冲刷的痕迹。洞口处海拔1300米左右,这么高的山头上怎么会有暗河流水的长年冲蚀?真是百思不得其解。

 

后来查阅一些清江峡谷形成和鄂西地质形成资料,总算找到可能的成因—这一带是造山运动隆起后,将以前低平出水的洞口托起到了分水岭的高高山脊上。克 玛洞洞口向着清江沐抚大峡谷的地质断面方向,整个的走向却是与地面背斜的弓面曲线相近,斜斜向北弯插向地下。龙桥暗河的入口要远远低于克玛洞口的海拔高 度,说明它作为远古暗河的出水口,以往的海拔是在暗河水平线之下的。

 

虽然目前还没有龙桥暗河与天坑地缝地下水系相通的证据,但目前最新的发现,都在显示地底的龙桥暗河与天坑地缝的地下水系有通连,而且就目前探明的天坑地缝地下水系走向,基本保持向清江沐抚大峡谷穿切走向。

这里展示一张非常有趣的照片(万新南摄见图3):在记者到板桥首次考察前不久的2006年7月的洪水,冲通了板桥河与地下暗河,从此地面河滴水全 无。中法探险队从地面发现的冲通处钻下去,发现地上河和地下阴河仅隔着两米厚的岩层,下面即是与地面河流淌方向一样的龙桥暗河。大家千百万年地底地表互不 相干,但方向河道走向完全重合,都流向南面的清江沐抚大峡谷。

记者和万新南教授经过数天探险和探讨,了解到龙桥暗河已探明有两条主流走向,一条最早的旧道是从入口直接向南劳作切,穿起长江、清江流域间的分水 岭,进入清江水系,但后来洞穴可能因山体抬升产生了崩塌,堵塞了暗河通道,暗河在进入伏流后不远的洞中改道向西,几乎是沿地图上分水岭的中轴线流向,向西 最后拐向西南,在恩施板桥出土,形成了清江支流云龙河。记者在云龙河伏流出口处,发现它左近几十米高处,还有一个和克玛洞类似的干洞,洞的走向也是向北呈 45。角斜斜伸向地下,据当地人介绍说,隔几十年一次发大水,地下阴河灌满了的时候,这个和暗河相通的干洞口,会因地下水压力升高而由下到上从山头斜喷出 大水。

在记者调查走访时,在奉节兴隆一带,随处可以见到大小不等的天坑,是岩溶地貌发育最为完整的地方。这一带的背斜是朝向北方的长江的,而断层却在分水 岭的南面的清江沐抚大峡谷。记者注意到,龙桥暗河的入口也在向北的背斜上,按理说地下水应该顺背斜的弓面流向比它低几百米、相距仅二三十公里的天坑地缝一 带。但它却偏偏执拗地向南穿切高达2000余米的分水岭,从清江沐抚大峡谷冒了出来,并留下多处像克玛洞这般远古的出水洞。

 

发现世界第四大峡谷
 

中法探险队在寻找龙桥暗河出口时,在恩施州板桥镇境内“意外发现了一条有巨大地缝的壮观峡谷”。经探险队初步测量,“这条大地缝最深处约2300 米,比美国科罗拉多大峡谷(深2133米)还要深。地缝全长20公里,沿途分布十多处大小瀑布,美景宜人”。在板桥裂缝附近还发现了罕见巨型岩溶石柱群, 据称比云南文兴石林面积还要大,还要奇特。

沙克•帕切克对外介绍,迄今为止,中国深达5382米的雅鲁藏布江大峡谷名列世界第一,排位世界第二的是尼泊尔王国境内的喀利根德格大峡谷,深 4403米,如今发现的板桥大峡谷最深处约2300米,有20公里长,比美国的科罗拉多大峡谷(深2133米)还深,应名列世界第三。

(帕切克说法有误,记者1999年亲组科考队探险过中国怒江大峡谷,其实际高度要远远超过美国的科罗拉多大峡谷,应排名第三。帕切克所说的板桥大峡谷实为清江沐抚大峡谷,应为第四,科罗拉多只能排到世界第五。)

法国探险队在2004年的新闻发布会上,专门提及了他们的这一“惊人发现”。但对于中国的鄂西州人来说,像这样的大峡谷,鄂西比比皆是,实在算不上 什么新闻和发现。外国人眼里惊为天域的大峡谷其实早为人知,只是没有引起外人关注罢了。那条地缝,实际上是沐抚大峡谷上段云龙河切割出来的长达20公里的 云龙地缝。

云龙地缝和沐抚大峡谷只是缺乏相关专业人士的专门研究和国际国内知名度。沐抚大峡谷自板桥始,向下几十公里到沐抚镇,再向下十几公里到雪照河,云龙 河在这里和从西面高山盆地利川盆地(平均海拔1070米)伏流出土的雪照河(即清江)汇合,再往下几十公里才出峡进入恩施盆地,全长不间断108公里。这 里指的沐抚大峡谷主道,而清江潜流三明三暗出来的雪照河峡谷、以雪照河峡谷上下另有的另两个峡谷,都是从利中盆地高山板块向沐抚大峡谷切出的深峡,这些地 方几无人烟,峡谷更险窄,存在更多的地理未解之谜。

论沐抚大峡谷的平均深切(1500米)、绝对高差(超过2000米)、峡谷不间断绵延的长度(峡谷地带108公里),已超过了长江三峡(峡谷地带 90公里,平均深切1000米左右)。如果再计上下游的清江三峡(平洛峡15公里、巴山峡5公里、伴峡5公里),清江峡谷多项数据远远超过长江三峡。

这样一条超级大峡谷,以清江目前的那点水量是难以冲切形成的。有地质专家指出:“清江峡谷很多地段,现有河槽沙滩下面的卵石堆积层厚达几十米,这一定是长年巨量水流冲击形成的地理堆积,以现在清江的水量,不可能自然形成如此厚积的卵石层。”

沐抚大峡谷呈典型的三叠岩状,即从顶部断裂开始绝壁悬垂几百米,然后出现一个缓坡过渡带,再出现几百米的绝壁向下,下面再出现一个缓坡过渡,再下面 才是刀劈斧削般的峡谷和地缝地貌。沐抚大峡谷虽是绝对高差高达2000米以上的幽深峡谷地貌,但该峡谷却在一些地方具有一定宽谷状态,原来就是它在作为长 江故道的几百万年间,流水的穿切溶蚀,使得它两岸不断崩塌,造成既深且宽的地貌特征,经三叠岩到底部后,才呈现绝对的峡谷地貌。

从峡谷顶端的绝壁高山起,如石坝岭和清江长江分水岭的海拔1600-1800米上,都发现了远古长江巴河砾卵石层古河床。峡谷再往下的两层岩肩上, 也可以找到远古长江河床的卵石堆积,这是长江大河长年巨量的水流槽切的水锯和搬运作用、造就的今人所见三层岩宽深峡谷地貌。沐抚大峡谷从成因上看,属于地 质活动出现断层后、水流顺势进入形成水锯槽切不断拉宽拉深所致。

远古清江的超大水量从何而来?是否与长江南流有关?河流穿行走向如何?清江是不是长江故道?清江沐抚大峡谷的形成与长江南流的巨量水流有没有关系? 这些,都涉及到历史地理学专业学科知识。搞清楚它,有助于了解构造裂隙的发育程度,以及地壳抬升、河流下跌的状况,还对恢复古地理、恢复古气候环境、地质 历史演化的一些过程都有帮助,具有极高的科普价值、观赏价值和科学研究价值,是此次“再说长江、发现大三峡”重要的科考目的。

从目前操作与结果看,科考基本达成目的,也得到了接近完美的答案。


(图:云龙地缝   赵世龙 摄)


古史记载里的夷水通江

 

关于长江成因多有争议,但在古长江南流清江上,却有比较一致的说法。远有《水经注》载:夷水有二个出口接长江,另一个出口在鱼复县。(即奉节)清江 古称夷水,按《水经注》的记载,古称鱼复县的奉节(当时的鱼复县还包括现在的利川北部柏杨、恩施北部等地)也有夷水出口。这样,问题就来了。难道清江真的 有过大溪接清江、长江形成的两个出口?

《水经注》作者郦道元是北朝的,后世还有人研究过这个问题,清代有一个学者对《水经注》又进行了考证。康熙年间,一个叫胡渭的人写了一本历史地理著作叫《禹贡锥指》,经他考证,肯定夷水在鱼复和宜都确有两个出口。

另有史料载古长江航道路线,自川江东下到奉节后,航行线路就一分为二:一是秭归水道(走今长江三峡路线,又称北道),另一处便是夷水道(夷水即今清 江,此路线又称南道);两水并行,流到湖北宜都后再汇合。古夷水源出奉节县黛溪(即大溪),经野三关在鱼峡口会清江,过桃山、扦关、长阳、宜都,始归长 江。后来,夷水日渐浅塞(山体抬升与地下水溶蚀),人们才竭尽全力经营长江,削山治水,以利通航。按这个记载,那从大溪进入到齐岳山到奉节和利川交界一 带,应该有一条水道峡谷接野三河。

按古史多处记载“巴人乘船经大溪往来清江长江间”联系起来看,古长江是沿大溪河谷南流,一部分水沿大溪两河口一条支流逆行,经庙湾到天坑地缝或龙桥 暗河等地下暗河体系,进入清江沐抚大峡谷。主体沿齐岳山东侧的山谷斜槽,到奉节吐祥后,转石笋河大峡谷进入沐抚大峡谷,这样,这条“长江转大溪接夷水再出 长江”的通道路线,就呼之欲出了。

据利川人文学者谭宗派介绍说,以前奉节、云阳那边的人过恩施、利川,都是走大溪河谷到吐祥(历史曾属于利川),再经石笋河峡谷进入沐抚大峡谷到大河 碥,向西爬山到利川团堡,进入利中盆地,顺沐抚峡谷向东南则到恩施。沐抚大峡谷在土语里被叫作“马者”,翻译成现代白话来说就是“马帮行者”,意指这一线 峡谷水流是马帮行者走的古道。也许就是因为这种人文地理上的关系,利川柏杨(1955年才划归)有一段时间被划为奉节地界时,今奉节吐祥却很长时间划在利 川版图内,而且并不与利川接壤,成为一块“化外飞地”。

另一支水向西南进入利中盆地北缘的柏杨、南坪,再向南到汪营然后拐向东到凉雾、经县城所在地、最终到达位于县城东北侧落水洞群(腾龙洞在其中),这是古称“陂湖”的时代,长江南流分水自腾龙洞伏流进入雪照河峡谷,再流入沐抚大峡谷。

如果把时段放得更久远些看,远古的长江和清江是相并行向西汇入古地中海的,那时的川东鄂西大部,不过是通往古地中海的一处浅浅海湾。巫山山脉既是长 江与清江的南北分水岭,也是阻断东西长江的横隔岭。所以在东西长江打通东去的初期,瞿塘峡以上的川江水位还是很高,长江水流被迫壅逼南流寻找出路,走的就 是瞿塘峡出口南岸的大溪(又名黛溪)河谷路线。大溪的发源地在利川齐岳山东的“溪遗迹”,此地西南4公里处就是清江发源地。

大溪、清江、长江这几条在同一区位内、不同的历史时段中顺逆变向,朝两个方向颠来倒去流淌的河流,全世界可能找不到第二处。它也是远古巴人由长江三 峡进出鄂西清江峡谷的转进通道,沿这条溪流并产生了大溪入江口的大溪古镇(中国已知最早的第一古镇)和三峡巴文明的“大溪文化”。(发现大三峡地理篇完。 下期起开始刊发发现大三峡人文篇。)

 

部分内容来自赵世龙未出版作品《我们竟然百孔千疮》